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寻访刘基故里



    想带孩子去文成刘基故里看看,大约是去年就有的想法。一看导航,需要好几个小时,就此作罢,之后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间成行。
    年前半月,刚好有些闲暇,于是便带着家人去了。此次,因文成刚通了高速,路上的时间被缩短了一个半小时。我们中午出发,下午两点左右便到了南田武阳村。
    路上,因为跟着别人的车,我们过了刘基故居,先到了武阳书院。
    武阳书院,据说是刘基幼时受其父开蒙之地,后来仕元之时,曾多次归隐武阳,在书院整顿心绪,求学问道。晚年致仕,刘基回故里南田武阳村,又在武阳书院为子孙及南田子弟们讲经授学。武阳书院,可谓贯穿了刘基的一生。
    去武阳书院,先有一小段坡道,然后见一池荷塘,荷塘后就是武阳书院了。我们来时是隆冬,只见得满塘残叶枯梗支在明亮的水面上,倘若是盛夏,定然一片荷韵,生机盎然。武阳书院,三面环山,层林叠翠,典雅幽静。书院里现有鹤鸣堂、知新斋、温故轩、怀瑜馆及荷塘两侧的慎思、见行两亭。据说都是早年为了拍关于刘基的电视剧而重建的。
    我和夫人带着两个孩子,在各个屋子里参观穿梭,走马观花。我本想向孩子们介绍点什么的,看她们毫不在意的样子,也就随她们去了。
    出了武阳书院,往回走百余米,就是刘基故居了。
    刘基故居的建筑都是重建的,其实哪里还能保留七百多年前的房子呢!刘基故居,像现在全国各地很多重新修建的名人故居一样,格局清清楚楚。卧室、书房、厨房、客厅,一应俱全。不过,据说刘基故居里现存的碑志、石臼等物品,是刘基48岁弃官归隐后修建房舍的真实遗物,这倒有些可信,我确实看到了一口只剩一半了的石槽。
    大娃参观时,似乎颇有些兴致,还向我询问放在院子的两口大水缸是干什么用的,而小的则在空旷的大院子里玩起了从门口买的泡泡。我的目光,却被院子里的一棵一百五十年树龄的江南油杉给吸引了。这棵江南油杉,一个成年人已经无法围抱了,且枝干粗大挺拔。我不由想起了东晋大司马桓温以柳自比而发出的感叹“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”,遂徒然增添了凄怆,只是没有“泫然落泪”而已。也想起了辛弃疾的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,真真是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”!
    据传说,刘基临死前,其子刘琏、刘璟想把墓修得气派一些,然而,规格不小的坟墓图却被刘基撕得粉碎。刘基教育儿子说:“墓字上草下土,若用石铺,如何生草?古人造字,大有讲究,人不能靠造坟墓立牌坊流芳百世。试想,张良、诸葛武侯墓又在何处?”数百年后,生前为名声所累的世界著名作家托尔斯泰,也是这么想的。托尔斯泰的墓,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土堆,上面长满了绿草,也没有墓碑。围绕着墓地的几棵高大挺拔的大树,是小时候他和哥哥亲手种下的,因为他家的保姆曾告诉他们一个古老的传说,亲手种树的地方会变成幸福之地。
    参观完刘基故里,已经是傍晚了。我们继续在武阳村里闲逛。
    武阳村位于海拔六百多米的山上,群山环绕,中间却空出一片盆地,盆地里尽是良田沃土。《南田山志》卷一云:“是山北起大龙源,蜿蜒南行10余里至石圃山,方圆200余里。上有沃土,多稻田,岁旱亦稔。唐广德中袁晁之乱,邑人多避难于此。”《南田山志》卷二又记载:“宋武僖王刘光世子尧仁,自临安徙居丽水竹洲。尧仁子集欲卜迁,祷于丽阳山神,梦见执羊头而舞者。旋游南田山,上岭至一处,问地名,或告曰‘武阳’,恍然悟梦所示舞羊。遂自竹洲徙居此。集生宋翰林掌书濠,濠生元太学上舍庭槐,槐生遂昌教谕爚,爚生明诚意伯基。”传说未必可信,但多有根源。
    武阳村的确是个好地方。现在,武阳村以“刘基故里”为契机,积极开发旅游业,蒸蒸日上。村里民宿林立,游人如织。晚上,我们就住在武阳村的民宿里。这家民宿叫“迷途武阳”,一家相当不错的民宿,口碑甚好。
    此刻,夜已深了,万籁俱寂。偶尔有几声烟花,预示着除夕的脚步越来越近了。夫人和孩子们都睡得很深了,孩子们偶尔还说句梦话。我独自享受着武阳的夜,也想着被人传颂为“三分天下诸葛亮,一统江山刘伯温”的刘基。
    古人说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三不朽,而刘基就是这样的“千古人豪”,甚至与一百多年后同样 “三不朽”的王守仁相提并论,似乎也毫不逊色。
    我记得有这样的一段话:“大其心,容天下之物;虚其心,受天下之善;平其心,论天下之事;潜其心,观天下之势;定其心,应天下之变。”
    说的,正是像刘基这样的“千古人豪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