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辽西军旗红



作者简介

    邢坚成,曾任县文化局长、党组书记;温州市作家协会书记、副主席。发表作品近百万字,主要有长篇小说《大明军师》、《风雨瓯江》、《三等小县》及二十集电视剧《阳光代表》等。《辽西军旗红》系作者退休赋闲后的第一部军旅回忆录,是一个时代的真实写照。

    
    后来是被他食用了还是寄回老家孝敬父母了?不得而知。人参类的药材,当时在江浙一带尤为珍贵,药店几乎没有存货。松江河林场附近就有中国第一、第二两大人参种植场,所产人参个大须齐,价格也相对低廉。文成兵将所带的钱,几乎都花在了购买人参上,按照当地老百姓的教法,洗净,用白线扎好参须,自然风干,然后,就地取材,做个木盒子,包括山上采来的党参、五味子,一并装好,邮寄回家。
    松江河林场只有收发信件的业务,邮寄包裹须去几十公里外的抚松县城。好在我们有军车,星期天先让驾驶员开车等在山的那头,然后我们越过1个多公里尚未挖通的坡地,乘车去了县城。
    这个边陲小县,城市建设极为滞后,没有象样的高楼,几条马路坑坑洼洼,车子驶过,如颠跛在风浪中的轮船,令人眩晕。一路望去,街头巷尾凡是空旷处,可见一堆堆硕大笔直的东北松圆木。在邮局办了人参邮寄手续,几位文成藉战友一道去百货公司购买了一些日用品,有肥皂、牙膏,包括劣等的廉价香烟。有趣的是,在这远离家乡万水千山的吉林偏僻小县,遇上了两位瑞安老乡。他俩是听到我们讲家乡话,从身后跑过来的,异地闻乡音,大家都十分高兴。这是两个补鞋匠,挑着当时在东北少见的手摇补鞋机,长年在抚松县城设摊。他们看准的是这里数以万计林工脚下需要修补的胶鞋,生意十分好。我问一个月有多少收入?其中一个伸出了三根手指,我说30元?他说再加个零吧!要知道,一个行政18级干部一个月工资才70元,拿当时物价,此俩人的一天收入,可买70市斤大米,一个月的收入可买一间老房子,一年下来又是多少……见我们吃惊,他们解释道,东北人耿直,修鞋从不讨价还价,你说多少就多少,所以挣钱很容易;又说,钱是好挣,难熬的是离乡的孤独。家,毕竟太远了,这么多年出门在外,还是第一次碰到老乡,简直就是做梦一样……他俩问我们是不是抚松的驻军?还说今后也好有个依靠。我说是来执行任务的,在抚松还将有两个月时间。瑞安老乡有些失望,分手时,叮嘱我们鞋破了送过来修补,一定免费。
    时隔近40年,每忆起当初的情景,两位腰系围裙、手带袖套的瑞安老乡形象,就会清晰出现在我脑海。改革开放之前,他们就远离家乡,在东北大地打拼,代表的正是温州人善于吃苦,敢闯天下的创业精神。
    填装炸药、点炮眼、排除哑炮,是道路施工最具技术性的工作,也是最容易出危险的环节。作为代理排长,我责无旁贷。
    爆破是步兵五大军事技术之一。当初在连队学的是如何放置炸药包、炸毁敌工事的知识,也学得不透,仅了解一些皮毛而已。土石方爆破,有不同的技术要求,必须十分熟悉TMT炸药、雷管、导火索的性能、原理。根据施工现场的实际情况,我们一般采用少炸药、多炮孔的爆破方式,尽量不做或少做装药量大的深孔爆破。放排炮的最基本要求,就是准确计算导火索燃烧时间,让各炮点依顺序起爆,确保操作人员安全撤回隐蔽处。为了掌握这门技术,我们利用手表记录导火索燃烧时间,经反复实验,准确计算出各炮孔导火索的长度,在多次的爆破中顺利完成了任务。
    今天所要爆破的是最后一片土石区域,也是松江河林场贯通外界的最后一道屏障。我设计了20个炮孔,采用一次性爆破轰塌方案。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装完药,疏散战士,并在容易有群众出入的路口设置警戒哨。我与配合工作的二班长约定,他由西往东点炮,我由东往西点炮,最后俩人在中间汇合,一道撤离作业面。
    警示哨声中,我按照方案,点燃各炮孔的导火索。当完成分工的10个炮孔点燃任务后,二班长已没了踪影。原来这位浑人在紧张中竟忘了原先的约定,鬼使神差般地从东往西点起了炮孔。导火索的长度是按两头长中间短设计的,这样就给我造成了极大危险。在导火索冒着白烟的“滋滋”声中,我迅速向坡后跑去……“轰隆”巨响中,一阵气浪向我袭来,泥土碎石,树枝混合物从上而下压向了我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