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目露凶光内容简介



内容简介
    校园后山的一座孤坟,斜插着一副红棺,一半掩埋在土里,一半裸露在外。一个女生,静寂深夜独自前往,打开棺盖,棺中竟躺着一具身着红色旗袍的女尸,双眼和脖颈上细细密密地缝着黑色的丝线,她穿上了女尸的绝美旗袍回到寝室。几天后,她离奇暴毙。而怪异的事情也自此接踵而至,同寝室女生相继遇害,旗袍诅咒席卷校园……

作者简介
    韩殇,恐怖悬疑作家,代表作品《青春独白》、《血旗袍》、《血旗袍2人皮刺绣》、《缝尸手记》等。新浪微博“韩殇”,微信公众号:遇见韩殇。

    整个屋子的架构就像回到了几十甚至几百年前,与这崭新的南文学院格格不入,就好比用一个黄金打造的锦盒装着一堆烂泥。
    房间里横卧着两张床,分别靠着东西两个方向的墙壁,中间是一张硕大的书桌,桌子的边缘上是一些雕花的图纹,龙蛇混杂,吞云吐雾的也不知是龙还是蛇。窗口挂着……一面圆形的八卦铜镜,镜面反射的光落在天花板上。
    阮萌先占了东面的床,林夕茜则兴趣盎然地打量着书架上的陈旧典籍,一幅斜矗在顶阁的卷轴引起了她的注意,她的身高有限,即便踮着脚尖努力尝试去取,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她搬过墙角的椅子,踩上去。
    林夕茜吹掉卷轴上沾满的灰尘,解开捆扎的红绳,浓墨淡彩的画卷铺展开来,“啊……”随着这一声惊呼,她的重心偏移,“砰”地摔在地上,木质的地板顿时扬起一层烟灰,漂浮的尘粒在灼目的阳光下清晰可见。
    旗袍……她的脑海里正有千军万马奔踏而过,凌乱的铁蹄之下尽是荒凉,转而寒冰千丈,封冻她的整个世界!画中的那个女子,盘着古代的发髻,水润的明眸结着仇怨,眉宇间潜藏的杀气凛冽肃冷,嘴角微咧,若有飘渺笑音。她身上红得刺目的旗袍正和红棺女尸所穿的一模一样,那件让尹晓冉和赵洁都丧失性命的旗袍,那件满是戾气受到诅咒的绝美旗袍。
    “它怎么会出现在画里?而这画里的女人又是谁?”林夕茜的眼前再次浮现黑猫腐尸中夹杂的那张字条:旗袍诅咒才刚刚开始!
    阮萌斜倚着淡灰色的墙壁,蜷缩在床头,耳朵里塞着耳麦,听着MP3里悠扬的音乐。一首接着一首转换,对林夕茜无聊而又“滑稽”的举动熟视无睹。
    林夕茜跌跌撞撞地撑着地面起身,扶正横倒的破旧木椅,又匆匆忙忙地卷好铺开的诡怪画卷。卷画时,她眯成线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又瞄了一次画中仪态端庄的美丽少女。少女明眸皓齿、纤细腰身,让人惊羡钦慕。林夕茜想不到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她的仇怨,她的愁她的怨统统潜藏在那对深邃如海的冷峻目光里,深不见底。
    她有着怎样的身世?为何穿着这绝艳却不祥的血红旗袍?她会和她身上的旗袍一样流传着一段惊骇世人的诡异传说吗?
    收好画轴,捆绑丝线,正待放回顶阁,班主任尹梦洁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她走路没有声音的吗?怎么神出鬼没的,林夕茜拍打着胸脯抚着受惊而砰砰直跳的心脏。她目露凶光地嗔视着林夕茜,声色俱厉地怒斥道:“谁让你碰这书架上的东西的?怎么那么没教养!你不识字吗?”她指着书架旁侧的一块明晃晃的标示牌。木牌因岁月侵蚀,上面凹陷的刻痕里填充的朱红漆已然淡褪,字迹模糊,却仍旧能够分辨出遒劲的字体“请勿私自翻动书架上的物品”!
   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尹梦洁老师居然为了她手中的一幅画而怒火冲天、大动肝火,林夕茜确实很难理解,她是不是也太小题大做了?不过就是一幅人像画,至于吗?难道是……画里的那身旗袍……这画背后一定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否则尹梦洁老师不会如此在意,林夕茜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。
    “虽然学校暂时安排你们住在这里,但并不表示你们可以在这里胡作非为!”
   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