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梅花朵朵开



作者简介

   胡加斋,1966年出生,文成人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现在文成县教育局工作。浙江省杂文协会会员,温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文成县作家协会副主席。《山里山外》《苦栎树底下的人生》等多篇小说在《延河》《江南》《广州文艺》等杂志上发表。出版短篇小说集《山里山外》。

    紫月说:“真的?那我参加。”
    第二天,紫月便打点行装跟梅朵一起来到了耒江,然后又报名参加美容培训班学习。
    梅朵又想起四川的两位姐姐,心想要是姐妹俩也来美容店上班,那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。于是便给姐妹俩写了一封信。
    晚上,梅朵、紫月和冬女三个人在房间里商量开店的事情,由于都没有开过店,三个人就像猫看到一只刺猬那样不知先从哪里下手。紫月说,最好是请教一下懂门道的人。梅朵想起了建敏。心想建敏虽然年轻,他经常为公司跑里跑外的,必定会懂得开店的门道。虽然自己与建敏没见过几次面,她感到建敏是一个老实厚道人,又是自己的老乡,而且父辈之间关系密切,他肯定乐于指教的。
    梅朵拨通了建敏的电话。建敏叫梅朵先把店面租下来再说。
    第二天,梅朵便去街上找店面。结果转了一天才找到两家要转租出去的店面。梅朵觉得两家都不合适:一家租金太高,在资金上无法承受;一家地点太偏,怕开张了没有生意。梅朵嘀咕道:现在办点事情可真难啊。
    傍晚,建敏主动打电话问梅朵店面的事情。梅朵一一说了情况。
    建敏笑着说:“你这样找相当于瞎猫抓老鼠,就是找一年也找不到合适的店面。你得先找到介绍所。”建敏说这么大的城市肯定能找到合适的店面。明天他刚好休息,跟梅朵一起去找找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,建敏开来公司的车早早等在梅朵家门外。梅朵上了车,两人在西河街找到了一家房屋介绍所。介绍所里除了介绍房屋买卖之外,还介绍店面出租。介绍所的老板打开电脑,翻出五六十处店面出租的资料。他询问了梅朵出租的基本要求,经过筛选后选了二十来处资料用纸打出来,然后派了一位年轻人跟梅朵一起去看店面。
    建敏开着车子在老河街53号前停了下来。
    一下车,梅朵的心便冷了,嘀咕道:“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开店啊?”介绍所的年轻人说:“一年五六万租金就是这种地方,外边的都要十几万呢,二十几万的也有。偏僻也有偏僻的好处,偏僻的地方周围的店少,竞争的压力也小。‘酒香不怕巷子深’,只要店的声誉好,就不愁没有顾客。”
    梅朵和建敏想想年轻人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    建敏又开着车子转了好几处地方,最后与梅朵综合一下,还是觉得老河街53号合适一点。于是又开车回到老河街。
    老河街是一条古老的小街,街道两旁都是两层楼的老房子,房子前的树木由于年代久远树干的皮肤褶皱成鱼鳞模样,茂密的枝叶斜压过来如撑开的阳伞一般遮住了房子和街道,整条街都沉浸在一股浓厚的陈酒一般的气息里。介绍所的年轻人给房屋主人打了电话,主人立即赶了过来。房主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在单位上班,由于在别处买了套房,老房子便空了出来。原先老房子租给一个外地人开饰品店,后来由于附近开了超市,饰品店便开不下去了。于是租期一到便搬走了。
    梅朵说:“能不能降点租金。”“这不行,一年55000元,一分也不能少。”年轻人的脸上缀满成熟老练的表情,“你要不要,不要我走了。”梅朵只好说:“要了。”心想这年轻人像母姜一般老辣。
    房主人与梅朵一起回到了介绍所。介绍所的老板拿出租赁合同让双方签字。梅朵拿起笔不由得迟疑起来。她想母亲的钱只够付一年的租金,以后装修、买器材、买产品的钱从哪里来?梅朵无助地看了建敏一眼。建敏点点头,梅朵便签下了字。介绍所作为中介人也在合同上签了字。
    梅朵当场交了租金,然后又给介绍所200元介绍费。
    房子租下来以后,建敏说下一步要一边装修店面一边“跑证”。装修店面要找装潢公司,跑证要跑公安、卫生、工商、税务等单位。
    就在梅朵店面租下来不久,根发的公司出事了。工地上发生了脚手架坍塌事故,摔死了三个工人,根发被抓进了牢里。
    梅朵找了几家装潢公司,权衡一下价格之后便与一家公司签订了合同。整个店面装潢需要三万块钱,工期为一个月。根据合同的要求,开工之前要先付一半钱作为材料费。此时梅朵和冬女只剩下五千多块钱了,还缺一万块钱怎么办?梅朵想起去银行贷款。梅朵到耒江的各大银行一问,才知道银行贷款把控非常严。母女俩在耒江既没有户口,又没有资产,银行都不愿意贷款给她。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