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公公婆婆的革命岁月





    在浙南飞云江上游的北岸,有一个依山傍水、风景秀丽的村庄,叫作坦岐,我的公公、婆婆就生活在这里。这里三面环山,飞云江水自村前流过。坦岐的后面,紧靠着雷公尖、赤沙尖等四座大山峰,山上草深林密,山下道路崎岖,方圆几十里还有分散的一百多个小村庄,这里是文成最早的革命老根据地之一。而与坦岐一江之隔的珊溪,却是地主恶霸和国民党伪便衣队盘踞的地方。
    坦岐村是浙南的一个著名的老革命根据地,早在1934年,就有在福鼎做篾工的伯父朱大孝加入了共产党,同年他受闽东党组织的派遣,回到坦岐创建了瑞泰边地区的第一个党组织,从此党的组织如星火燎原般的发展起来,坦岐村成为文成山区人民的革命摇篮和革命圣地。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常在周围一带开展活动,坦岐村成为瑞(瑞安)青(青田)泰(泰顺)县委和青(青田)景(景宁)丽(丽水)中心县委及大峃区委的活动基地和常驻地。
    我的公公朱大丹、婆婆季兰英在其堂兄朱大孝的影响下,于1936年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,公公还担任村党支部的组织委员,婆婆担任村妇女支部的书记,他们都是农会会员,家里也成了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和接待站。在那些艰苦斗争的岁月里,村里男女老少日夜站岗放哨,监视着敌人和地主恶霸,发现可疑之人,群众就自动把他们送到县、区委员会或游击队。公公、婆婆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为地下党送粮、送信、做军鞋,掩护接待地下工作者、伤员及领导人,他们经常在自己家里开会、吃饭、过夜。红军挺进师的首长刘英、粟裕、丁魁梅,浙南特委书记龙跃,组织部长郑丹甫、统战部长吴毓和瑞安县委书记程美兴、平阳县委书记郑海啸等领导都多次来到坦岐,数次在我家吃饭。婆婆曾说过,当时每年收入的番薯丝和几升大米一大半都是为“同志们”准备的。公公说过,1937年夏季的一天,粟裕将军率部队从景宁到平阳山门,途中经过坦岐,在我家吃过午饭又出发了,吃饭时还询问了家庭情况和村里斗争的情况。
    据婆婆回忆,当年妇女们夜晚围着一盏油灯为红军赶做军鞋,有时一做就做到了天亮。她在送信时为防敌人发现,常把信件藏在发髻里、缝在内衣里。为了便于联系,她让几位女地下党员都变成孩子的“干娘”,我先生朱志玲就有好几位“干娘”。
    我的公公、婆婆就是这样以他们淳朴的本性和对党的一片忠心,“提着脑袋干革命”。
    特别是在1941至1943年间,坦岐村遭受到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四次围剿,在“血洗坦岐”的白色恐怖中,党的组织遭到破坏,党的活动只能保持单线秘密联络,公公、婆婆分别成为七人单线联系人之一。公公的一个弟弟朱大展也被国民党抓捕,于1944年在福建建阳集中营牺牲,当时一起牺牲的坦岐村人有4人。
    对于先辈的革命贡献,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们,解放后老区经常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慰问。1950年4月,婆婆作为文成县妇女代表参加温州专署第一届妇女代表大会。1952年2月,浙江省革命老根据地慰问团来坦岐慰问时,还特奖送我公公一个镶有毛主席丝织头像的镜框,主席像的左边写着“朱大丹同志留念”,右边写着“浙江省老根据地访问团赠”,落款是“一九五二年二月二十三日”。公公将这个镜框精心保存着,作为传家宝留传下去。
    在公公、婆婆的影响下,大姐朱国廉和姐夫施松涛也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工作,他们工作尽职尽责,清正廉洁,后分别在法院和民政局的领导岗位上退休、离休。现在,公公、婆婆早已去世,但他们的品质和精神永远鼓舞、鞭策着我们后代不忘初心、永不忘本。
    特以此文纪念逝去的双亲。
周瑞梅